您的位置: 到香港物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金一南:世界體系,中國"入局"才能"開局"!

2020-10-23 18:37:20 作者: 金一南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1949年新中國成立,如果僅僅是在內戰中打敗了國民黨,還不足以在全世界面前充分展示這個政權的合理性、合法性,因為那畢竟是國內戰爭的勝利。中國的全球化進程,從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那一刻就已經開始,我們開始進入世界體系。

金一南:世界體系,中國“入局”才能“開局”!

華山穹劍

實事求是地講,1949年新中國成立,如果僅僅是在內戰中打敗了國民黨,還不足以在全世界面前充分展示這個政權的合理性、合法性,因為那畢竟是國內戰爭的勝利。

我們當時需要一場對外戰爭的勝利。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9月15日,美軍在仁川登陸,準備大舉北進。

儘管當時新中國剛剛建立,國內百廢待興,急需經濟建設;軍隊長期作戰,急需休整,我們真是不想打,但我們沒有退路,迎上去了,並且獲得了勝利。

當年京都大學的一位日本教授講:

“1949年你們的毛澤東講,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我們周圍一個相信的都沒有,看看你們那個糟糕透頂的歷史,毛澤東一句話就站起來了?

跨過鴨綠江

1950年你們竟然對美國出兵,而且不但出兵,還把美國人從北部壓到了南部去了,我這才覺得中國人跟過去真的不一樣了,毛澤東講的話有些道理。”

我們常講“以德服人”,什麼叫“德”?僅僅是退讓、寬厚嗎?

為什麼撫順戰犯管理所的幹部説,出兵朝鮮是我們改造戰犯最深刻有力的東西?

現在回過頭來看,德中還要有威,必須有威。日本人最怕美國人,中國人和美國人打起來了,敢和美國人交手,把他們從朝鮮北部趕到南部了。

連當時被關在撫順戰犯管理所的杜聿明等人都覺得解氣,覺得解放軍好好教訓了美國人。這個時候他們都忘記自己國民黨戰犯的身份了,只覺得自己是個中國人。

這就是出兵朝鮮的重大意義。

這樣他們才覺得共產黨表現出來的是大德,而不是無力、軟弱、無奈的小德。品德靠威力來支撐,才能彰顯大德。

1、

再看看“新加坡國父”李光耀(上圖)早年的經歷。在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的時候,李光耀正在英國劍橋大學讀本科。

平時穿過西歐海關,西歐海關關員看他那張華人面孔不屑一顧,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後,西歐海關關員對華人面孔肅然起敬。華人正在與“聯合國軍”打仗,正在迫使“聯合國軍”步步後退。

李光耀説:“我由此下決心學好華語。”

志願軍跨過鴨綠江促使李光耀下決心學好華語,這裏麪包含的邏輯關係西方人可能不明白,但我們東方人、我們中國人,一定明白。

1900年,八國聯軍把我們打得稀里嘩啦,我們賠款4.5億兩白銀。

2、

1950年,十六國“聯合國軍”被我們打退,而且不是在境內,而是在朝鮮半島,我軍出境作戰,跨過鴨綠江。

新中國再也不允許九一八事變、七七事變這類事件在國內出現,我們出境作戰,在境外維護新中國的國家安全。

後來我跟別人講,中國的全球化進程,從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那一刻就已經開始,我們開始進入世界體系。

怎麼進入的?跨過鴨綠江。

以前,中國人都縮在屋子裏被別人打。

中日戰爭不是在邊境爆發,而是在中國境內的盧溝橋爆發。日軍長驅直入扼住了我們的咽喉,直到北平南面宛平城,我們才跟日軍作戰。這就是舊中國的歷史。

再看看新中國,再也不能任誰在國內打起來,而是出境作戰

使新中國政權成為1840年以來包括大清王朝、北洋軍閥、民國政府在內的政權中維護國家民族權益最英勇、最頑強、最具有大無畏精神、最能奪取勝利的政權。

這是對中華民族的精神洗禮,是新中國政權獲得全世界華人心目中合理性與合法性的關鍵。

今天有些人在否定我們跨過鴨綠江之舉,甚至聲稱“如果不過去,中國早就跟美國搞好關係了,早就改革開放了”

這完全是在説夢話,甘做美國的跟班、嘍囉,中國能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嗎?

跨過鴨綠江,這場仗打出了我們中國人的精神,打出了中國人的氣質,我們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

3、

早在1945年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毛澤東就説過一句話:“預見就是預先看到前途趨向,如果沒有預見,叫不叫領導?我説不叫領導。”

毛澤東還説:“坐在指揮台上,只看見地平線上已經出現的大量普遍的東西,那是平平常常的,也不能算領導。

只有當着還沒有出現大量的明顯的東西的時候,當桅杆頂剛剛露出的時候,就能看出這是要發展成為大量的普遍的東西,並能掌握住它,這才叫領導。”

這就是高瞻遠矚。

1950年9月15日,美軍在仁川登陸,準備大舉北進。麥克阿瑟明明知道中國30萬東北邊防軍已經完成了部隊的編組集結,但他根本無所謂。

5、

美國總統杜魯門專程飛到威克島,與麥克阿瑟會商:“如果中國出兵怎麼辦?”麥克阿瑟説:“中國人不會出兵,中國歷史上一場仗都沒打勝,出什麼兵啊?他們把兵力放在這兒嚇唬我們。”杜魯門就放心地回去了。

20世紀6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能憶起小時候聽慣了的一首童謠:“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人,專吃山上的杜魯門!”

這個把美國軍隊派到中國大門口來的杜魯門,在中國少年兒童中間簡單到只是帝國主義的一個符號。

其實,杜魯門沒有那麼簡單。

6、

杜魯門從小高度近視,但未並妨礙他的兩大愛好:音樂和閲讀。他每天早晨5點起牀練鋼琴,每週上兩次音樂課,這種枯燥的生活一直持續到15歲。他對軍事歷史興趣深厚,每週要看四到五本這方面的書籍或人物傳記。

1901年杜魯門高中畢業後,付不起學費無法上大學。他夢想上西點軍校,卻又因為高度近視而被拒之門外,他心痛不已。

此後,杜魯門當過鐵路計時員、報紙投遞員、國民商業銀行職員、聯合國民銀行記賬員,1906年回鄉甚至當了一段時間的農場主。1914年父親去世後,他繼承父業成為城鎮公路監督,還幹過地方郵政局局長,後來又與人合作在密蘇里開礦,賠錢後轉到俄克拉荷馬勘探石油。

沒有正規學歷的杜魯門幹盡了他能找到的所有職業,業餘愛好卻始終不變——讀歷史與人物傳記。後來他當上總統後人們才發現,他對世界歷史的理解比大多數美國總統都深刻,甚至連富蘭克林·羅斯福也比不上他。

戰爭是杜魯門政治生涯的轉機。

在美國正式捲入第一次世界大戰前,他已經賣光自己的所有股份,參加了陸軍。俄克拉荷馬州塞爾堡的軍事訓練使他興奮不已。1917年,他終於從密蘇里第二野戰炮兵團獲得了陸軍中尉軍銜。1918年3月30日,新提升為上尉的杜魯門乘船在法國登陸。

他負責指揮D炮兵連。這是一個出名的因吵鬧混亂而不服管理的連隊,綽號“Dizzy D”,意即“令人頭痛的D連”。沒想到,在戴着厚眼鏡片的連長治理下,D連變得井井有條,在聖米海爾和阿格尼戰鬥中的表現十分卓越。

杜魯門也因作戰勇敢和管理有方而嶄露頭角。1919年4月,來不及更多施展的杜魯門以少校軍銜退役。

他真正施展才能是在1945年4月,當羅斯福總統像棵被伐倒的巨樹一般轟然倒下之後。因黨內力量平衡考慮而出任副總統的杜魯門接掌總統職權時引來的是一片嗤聲。

杜魯門能否和斯大林這樣的鐵腕人物打交道?能否收拾第二次世界大戰最後的殘局?杜魯門行動了,他用《波茨坦協定》表明他能夠平起平坐地與斯大林打交道,用投向日本的兩顆原子彈證明他能夠收拾二戰殘局。

出於對戰爭史的瞭解和對軍事行動的熱衷,前陸軍少校杜魯門成為美國總統中不多見的“動作派”:敢於鋌而走險,敢於單幹,敢於個人負責。

也就是這個杜魯門,成為20世紀“冷戰”的急先鋒。

丘吉爾是“冷戰”這個概念的最早提出者,杜魯門則是該概念最堅決的行動者。1947年,他建立中央情報局,1948年批准“馬歇爾計劃”,1949年成立北約,1950年6月派遣美軍入朝作戰,同時封鎖中國的台灣海峽。

1950年9月2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代總參謀長聶榮臻向美方發出警告:“美軍過線,中國絕不會置之不理。”對方理都不理,不做任何回答。

10月3日凌晨,周恩來緊急約見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因為我們跟美國沒有外交關係,只好通過印度駐華大使把這些話傳到英國,再傳到美國,就是“韓軍過線我們不管,美軍過線我們要管”。潘尼迦知道事關重大,迅速把消息轉達。

7、

周恩來為什麼在10月3日凌晨兩點多約見潘尼迦?因為10月2日晚上政治局做了出兵的決定,10月3日是避免與美國人在朝鮮半島迎頭相撞的最後機會。我們不想跟美國人打這場仗。

彭德懷講了,我們在朝鮮半島是一軍打三軍,我們只有陸軍,而對方有陸、海、空三軍。我們不想打,所以要抓住最後的機會。

消息傳到了美國,10月3日下午,美國國務院非正式回覆:“周的講話缺乏法律和道義根據。”根本不在意。

10月4日,美國國務院正式回覆:“不要低估美國的決心。”10月7日,不是麥克阿瑟下令,而是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美軍越過“三八線”,直奔平壤

116

10月8日,毛澤東下令:着中國人民志願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

朝鮮戰爭發生時,新中國剛剛成立不久,百廢待興,國民經濟亟待恢復,軍隊長期作戰急需休整,整編復員、邊疆剿匪等任務也相當繁重。

面對美韓聯軍向鴨綠江挺進,出兵即出境,即要與世界上最強大的戰爭機器迎頭相撞,我軍武器裝備落後,缺乏海、空力量,這些弱點將暴露得十分明顯。

但在如此困難情況下依然決定用兵。

毛澤東提出,出去了,即使被打回來,也説明我們是局內人;不出去,連入局的可能性都沒有。

這一思維表現出的眼光和膽略令人印象極其深刻。

如果中國不出兵,坐等美、韓軍隊挺進到鴨綠江邊,國家利益就將面臨直接且巨大的挑戰:

一是新的威脅方向突然在新中國的戰略後方出現,國力軍力會由此受到極大控制;

二是東北重工業區由後方變成前沿,會對新中國迅速恢復國民經濟造成嚴重影響;

三是如果朝鮮半島被美、韓軍隊佔領,不但會使我東北三省失去戰略屏障,東北重工業區失去相當一部分電力供應,而且朝鮮半島可能再次變成侵略者入侵中國的跳板。

8

在毛澤東的戰略視野裏,戰場勝敗不是出兵或不出兵的標準,在維護國家安全問題上決不退讓、堅決“入局”才是出兵的標準。

這就將“跨過鴨綠江”上升到一個更高的戰略層面。

毛澤東這位偉大戰略家的視線,穿越硝煙瀰漫的朝鮮半島,看到了比戰場得失更加重要的東西。

所以哪怕美國宣佈和中國進入戰爭狀態,哪怕美國海軍、空軍攻擊中國沿海地帶,轟炸中國城市和工業基地,哪怕新中國剛剛開始的經濟建設計劃被破壞、民族資產階級及部分羣眾對政府產生不滿——

也阻擋不了毛澤東為了新中國更加長久的安全,一定要“入局”的堅強決心。

這就是“跨過鴨綠江”這一新中國戰略決心的根本來源。

從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那一刻開始,我們進入了世界體系。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政委燦榮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